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研究動態 - 顧鑾齋:賦稅變遷與歐洲文明

顧鑾齋:賦稅變遷與歐洲文明
來源:光明理論網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8/11/18] 瀏覽:

 

歐洲文明孕育誕生了歐洲賦稅制度,賦稅制度反哺文明母體,二者相輔相成,共同推動了歐洲歷史的進步。賦稅是國家的命脈,政權的鞏固、機構的運行、軍隊的維持,必以征稅為先為要。

 

公元5世紀前后的日耳曼民族大遷徙,使古羅馬法律文化、日耳曼民主文化和基督教宗教文化交流交匯,融入了歐洲文明的民族性格和民族意識中。受此影響,歐洲各國賦稅制度的演進呈現了一條清晰的路線。傳統學術將西羅馬帝國滅亡以來的歐洲文明史分為中世紀、近代和現代三個階段,如果通過這一分期來認識稅制變遷與歐洲文明的關系,我們會發現,中世紀居于十分突出的地位,在這個階段的初期,歐洲文明已經表現出與其他文明的不同之處。

5—11世紀,歐洲大陸主要處在法蘭克王國時期,不列顛則處在盎格魯-撒克遜時期。在這一時期,原始民主得到了承續,國王通常在一定范圍內經一定程序由選舉產生;立法、制稅以及其他重要的國務活動也須與賢人會議等機構協商處理;國王及其王室,已經形成了“依靠自己的收入生活”的傳統。

國家形成了,賦稅征收自然提上日程。受文明特質的影響,歐洲各國形成了類似的賦稅制度。而賦稅制度的運行,又進一步催生了議會組織。

賦稅征收涉及義務問題,但更涉及權利問題。所以,國王要征稅,就必須與相關方面協商,征得他們的同意。通常有兩個層次,一是與制稅組織協商,一是與各納稅人協商。而協商就可能遇到否決,協商的層次越多,征稅的難度就越大。協商的結果,就必然形成一定組織,進而推動制度的進步。

議會誕生的意義可從兩個層面進行解讀。一是稅收層面。議會的產生標志著賦稅制度的重大轉變。在此之前,協商對象主要是封建主,此后日趨廣泛,逐漸包括了城市和鄉村的代表,逐漸由封建性轉變為公共性。而普遍性、公共性恰恰是現代稅制的基本特征。與此同時,又形成了賦稅征收的基本依據——賦稅基本理論。在議會產生之前相當長的時間內,貴族會議中多數人的決定并不能約束少數人,因此,文獻中有“出席者的同意不能約束缺席者,多數人的同意不能約束少數人”的表述。議會產生后,情形不同了,出席者的同意可以約束缺席者,多數人的同意可以約束少數人,“共同利益,共同需要,共同同意”的賦稅基本理論形成了。而這一理論一經形成,便表現出強勁的韌力,制約著稅制的運行。根據這一理論,在具體的稅務處理中,占據主導地位的通常不是國王,而是議會。

第二個層面是促進了議會政治的形成。貴族會議產生前后,國王要征稅都必須說明理由,征得相關組織支持,并進而與納稅人協商,爭取他們同意。由于征稅關涉切身利益,納稅人又在相當程度上控制稅權,國王要求遭拒的事情時有發生。為了改變現狀,英國國王便不時在王宮召見城鄉納稅人代表,以獲得他們同意,這就催生了議會組織。議會形成后,召開方式仍循傳統,貴族會議和城鄉代表分別集會,后來便形成了上、下兩院。在法國,腓力四世為在與教皇斗爭中獲取民眾支持,召開了由高級教士、上層貴族和城市市民代表參加的會議,三級會議由此產生。同時期的尼德蘭,各省區都建立了三級會議,省區之上又有統一的三級會議。在13世紀的伊比利亞半島,卡斯特、阿拉岡等王國也形成了議會組織。后來,兩國與加泰羅尼亞統一為西班牙王國,議會組織及其職責仍循傳統。議會組織誕生后,又很快走出歐洲,隨著殖民統治的發展而傳到美洲。這樣,歐美各主要國家也就大體開始了權力格局的議會化。

 

議會組織應賦稅征收的實際而產生,所以最初的職責雖涉及司法,但主要是制稅。英國1295年召開議會的目的,即主要為了征收軍費。而在愛德華一世長達30余年的統治期間,議會的召開大都是為了征稅。法國1302年召開三級會議的目的之一,也是為了彌補財政虧空。后來王權趨強,但征稅問題仍必須通過三級會議予以解決。尼德蘭三級會議的職責是審議并批準政府的征稅議案。在卡斯特、阿拉岡、加泰羅尼亞以及統一后的西班牙王國,議會的主要職責也是討論國王征稅要求。隨著稅制的演進,議會的權力進一步擴圍,立法權漸行突出,并由立法擴展到司法領域。英國議會獲得立法、司法權后,甚至可以彈劾國王,自行召開。1327年愛德華二世即遭受彈劾,由溫徹斯特主教起草并宣讀罷免文件《斥國王書》,然后經議會全體成員同意,由坎特伯雷大主教宣布罷免。立法、司法權的獲得,都是在稅權掌控的基礎上實現的。至此便可以認為,議會政治基本上形成了。

綜上所論,如果說議會組織確立了未來歐洲文明的基本走向,那么議會政治便構成了歐洲文明的重要特征。賦稅征收誕生了議會組織,議會組織的發展形成了議會政治。由于議會在歐美各主要國家和地區的權力、職能、代表產生的方式等都很相似,從這個意義來看歐洲稅制,更利于認識其在歐洲文明演進中的歷史作用。

議會政治形成后,隨著各項制度走向健全,近代早期以迄19世紀的賦稅變遷便突出表現為對稅款的控制和管理,這就是通過預算和審計建立和完善管理體制,以保證稅款用得其所。在我們看來,預算和審計是中世紀稅權控制的邏輯延伸,是稅制和稅權現代化的表現。如果說預算是稅款精準支用的起始,那么,審計就是追求效應最大化的終結。無論是預算還是審計,中世紀都已經奠定了很好的基礎。無論是貴族會議還是議會,都會對國王的征稅要求進行分析討論,這一過程中即包括對稅款使用額度的估計,即中世紀的預算,只是有些粗疏而已。與預算相比,審計則要成熟得多,已經形成了相應的機構。由此審視近代以來的預算和審計,可以看出是對中世紀的發展和完善。(作者系山東大學歷史學院教授)

下一篇:侯建新: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40年上一篇:侯建新:圈地運動與土地確權 ——英國16世紀農業變革的實證考察(一)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河北时时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