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新書評介 - 顧鑾齋《中西中古稅制比較研究》

顧鑾齋《中西中古稅制比較研究》
來源:豆瓣網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9/9/10] 瀏覽:



    本書以比較方法研究中西中古賦稅問題,分為總論、分論兩部分,總論探討賦稅理論;分論探討賦稅制度。在盡量占有原始資料和掌握個案研究的基礎上,筆者探討了以下問題:賦稅基本理論的概念,中西中古賦稅基本理論的異同,稅權的歸屬與行使,賦稅的征收、支出與管理,主稅項的演變和轉換,稅收組織,賦稅結構,特色稅項與稅法,商稅和關稅的質量及其與資本主義萌芽的關系,中西中古賦稅史的演化路線,等等。是國內學界少有的將中國和西歐稅制結合起來研究的著作,創建了完整的稅收理論體系。

       馬克垚:《中西中古稅制比較研究》序
    顧鑾齋的《中西中古稅制比較研究》即將出版,我有義務為他寫幾句話,表示推薦和祝賀。
    第一,賦稅研究雖然不少,但把中國和西歐結合起來做比較研究還不多,因為這樣難度相當大。但顧鑾齋還是不畏險阻,砥礪前行,經近20年之努力,做出了可喜的成績。不惟如此,顧鑾齋的稅制比較研究,更上升到理論的層面,根據中國和西歐的稅收制度實際,創建了完整的稅收理論體系,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創新了。這種發前人之所未發的工作,需要相當的理論勇氣和實事求是、綜合分析的邏輯力量,應予以充分的肯定。
    第二,顧鑾齋的稅收制度理論,按我的了解,是一個相當宏大的理論,它分為基本理論和專項理論兩種,賦稅基本理論在西歐古代比較明顯,表現為"共同利益""共同需要""共同同意"等,而古代中國缺乏這樣明確的理論,作者將其概括為宗法君主論、家天下和"王土王臣說";專項理論中西方也不相同,中國正稅的征收,多采"量入制出",而正稅之外的征收則采"量出制入";西方則"量出制入"還主要限于實踐領域,沒有文字的概括,所以表現為賦稅基本理論和專項理論二位一體。顧認為,中國歷史上很早就建立了專制主義的中央集權帝國,而且是家天下,天下之人、天下之財,都是屬于天子的,也就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種基本理論就暗含著天子可以隨意征稅的信息,而且納稅人也認為事情本該如此;西方的"共同利益"是指王國內居于社會上層的各群體、各個體利益的一致性。共同利益是國王征稅的工具,也是國民抗稅的武器,如果所征的稅不能證明是為王國的共同利益,就要受到反對。共同利益還必須成為共同需要,才可以征稅。而共同需要一般就是如戰爭等緊急狀態,使征稅成為不得不進行的理由。有了共同需要,還須"共同同意",即王國內社會上層群體一致同意,方才可以征稅,這在西方賦稅基本理論中處于最高地位,具有決定性意義。即征稅必須取得臣民同意。所以如此,是因為文化傳統就不相同,中國從堯、舜、禹的禪位傳說開始,就顯示出歷史的專斷性質,以后歷經夏、商、周以至秦漢帝國,更建立了宗法君主制、家天下、王土王臣說,這既是立國行政的基本理論,也是歷代王朝聚斂課征的賦稅基本理論,這種基本理論導致君主對賦稅征收的隨意性,缺乏監督制衡機制,缺乏法律約束。而西歐文化由古典文化、日耳曼文化、基督教文化三種文化組成,三種文化都富含民主精神,協商、同意的原則在政治、經濟、法律、軍事、宗教等領域無不存在,到13世紀,就由法學家、神學家、思想家們提煉和概括而成共同利益、共同需要、共同同意的基本理論。
    第三,顧鑾齋本書,更對古代中西賦稅體系,根據比較詳盡的史料,進行了討論和辨析,其中不乏亮點:他對賦稅制度如何制定,如何征稅,主要內容等都進行了分析。指出中國是賦稅財政大權由國君獨攬。包括賦稅建制,賦稅征免,稅項立廢,稅額增減等,無不由君主決定。他還對中國古代賦稅發展的過程進行了實際的說明,指出中國的稅制有變化而無變革,即只有量的變化而無實質上的變革。西歐則是征稅要經過協商和議決的過程,國君要征稅,需要取得納稅人的同意,所以首先就得協商,協商形成一定組織,產生了貴族會議,以后更發展成為國會和三級會議等,進而產生了英國的議會,取得了制稅權,總觀西歐,中世紀是稅制形成的關鍵時期,如納稅人、議會、分權、制衡、協商式稅制等,都是中世紀形成的。
    顧鑾齋具體分析了中西稅收項目歷史上的發展變化,中國的賦稅史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春秋戰國至南北朝,這時人頭稅占據稅收總額的絕大部分;第二階段從隋唐租庸調制到明末一條鞭法的頒行,這時大量削減人頭稅,加大土地稅征收;第三階段從明末一條鞭法的推廣到清代攤丁入畝的實施,最終確立了土地稅獨大的地位。在這些轉換的過程中,有關官吏也進行深入的討論、爭論,最后經皇帝決定,頒布施行。除了人頭稅、土地稅外,中國歷史上工商稅也占有相當的比重。因為中國古代工商業不斷發展,到了宋代,一度工商稅在整個稅收中超過50%,反映了工商業的發達。但由于中國古代王朝都實行重本抑末、重農抑商政策,妨礙了工商業的發展,所以工商稅不能成為主要稅目。西方,以英國為例,本來是以土地稅為主的,后來又開征人頭稅,這些都遇到困難,而隨著工商業的發展,英國的主要稅收就轉變成了工商稅。顧還從所有制方面分析了中西賦稅不同的原因和影響。本來中國和西歐古代都存在土地國有制的法律形態,所以當時存在的土地私有制都是一種低度私有,稅地應該是當時的正常形態,可是中國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所以稅地與稅人具有可能性和必然性。而西歐因為動產稅與工商稅成為稅收的主體,這種收入在人民心目中作為私有財產的觀念清晰而牢固,所以影響了賦稅理論的制定與實行。
    本書還對中西賦稅的管理、審計、收支進行了比較研究。中國采取國家財政和帝室財政分開管理的辦法,機構完備,門類齊全,分工細密。把國家財政和帝室財政分開管理,可以保證國家有需要的用度,而且也可以限制帝室財政對國家財政的侵占。歷史上時常發生帝室費用不足因而侵占國家財政經費的事,當然如果國家財用不足而情況又十分緊急,也會把帝室經費撥付國庫使用。中國的財政審計制度分為兩條線索,一條是由行政組織行使審計權力,一條是由監察機關行使審計權力。審計制度最終形成了獨立而單一的組織,技術進步,權力集中,審計方法嚴密有效,保證了皇帝對財政的控制。西歐也存在著國王審計和議會審計兩種辦法,但不像中國那樣完善。關于賦稅的征收和開支方面,本書也對中國和西歐分門別類地做了介紹,其特點是中國的收支大體都由皇帝專斷,西方則協商的內容比較多。
    本書也有一些可補充之處,如歷史上無論中國和西方,都存在著歲用不足的問題,而且越來越嚴重。為什么會有這種現象?是因為統治者窮奢極欲、誅求無厭,還是因為軍事開支不斷增加?各國又采取了哪些辦法解決這一問題?這就涉及整個國家組織、社會結構的內在因素了,希望作者在以后的著作中關注、研究這一問題,求得解決。
總之,本書是一本經過仔細研究、精心構建而形成的著作,在我國的賦稅史研究上可以說開創了新局面,取得了不小的成績。當然,新思想、新理論,是需要經過讀者、同行的審視和考驗的,你的理論是否正確,你的史料是否充分,是否準確,留待大家研究。希望通過時間的考驗,使這一著作更為完善,使我國的賦稅研究更有進步,則幸甚。

下一篇:A.A.瓦西列夫:《拜占庭帝國史》上一篇:馬克.布洛赫著《國王神跡——英法王權所謂超自然性研究》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河北时时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