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新書評介 - [法] F.,富威爾-艾瑪爾 著《金犀牛:中世紀非洲史》

[法] F.,富威爾-艾瑪爾 著《金犀牛:中世紀非洲史》
來源:京東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9/9/16] 瀏覽:

內容簡介

古代非洲沒有文字系統,長期以來,人們雖沒有否認這一段文明的存在,卻一直低估了它的價值。作為非洲歷史的專家,作者從古代文明與口述歷史留下的線索出發,用引人入勝的筆法重構了這片大陸遺失的財富。
本書由34篇隨筆組成,勾勒了8 世紀至15 世紀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全景圖:查理大帝時期遠赴非洲的中國行者所聞;1068 年一位西班牙地理學家所見但如今已完全消失的加納古都;1220 年一位拜占庭奴隸口中的發生在馬拉喀什的一場盛大典禮--神秘的Zafun古國國王登基......
這些見證、記錄、遺址、物品讓我們看見了一個閃耀的非洲。書中有古代商人、冒險家、地理學家、外交使節留下的只言片語,也有當代考古學家的*新發現,還有大量首次披露的資料與地圖,讓讀者感受到古代非洲的燦爛文化,與其他文明一樣,交織著無盡的風流人物、歷史事件與宮廷陰謀。作者以其生動活潑的筆調,像游記般帶領讀者走入中世紀神秘的非洲。
本書榮獲Blois*佳史書大獎。


作者簡介

F. 富威爾-艾瑪爾,法國歷史學家,非洲史專家,國家科研中心圖盧茲實驗室主任,南非金山大學榮譽研究員,出版過《南非的歷史》《拍賣回憶錄》《國王的回歸》《非洲的美食與社會》等書。

精彩書摘

【試讀】   1.兩位中國人抵達非洲的經歷   8世紀至15世紀的東非   公元751年7月,穆斯林阿拉伯帝國軍隊與突厥叛軍在現烏茲別克斯坦(Ouzbékistan)塔什干附近的塔拉斯平原大敗中國軍隊。幾千名俘虜被運往布哈拉和撒馬爾罕的駐地,許多造紙匠、織布工或首飾匠則在伊拉克安頓下來。在這些俘虜中,有一位名叫杜環的官員。我們不知道他究竟通過什么方式被帶著環游伊斯蘭地區并返回中國的。762年,人們在廣東重新找到了他。他編纂了一部題為《經行記》("我的旅行")的作品,遺憾的是,這部作品失傳了,但幸運的是,其中的幾個片段保存了在當時的一部中國百科全書中。   其中一個片段談到了一個叫作摩鄰國(Molin)的國家,當地住著黑人。他們不種大米和谷物,也不種植草和樹木。那里的居民用魚干喂養馬匹。再往里走,是一片山區,那里住著穆斯林和東方基督徒。人們通過切開顱骨的方法治療腹瀉。如果這個國家不同于前一個國家,那么可能被稱為老勃薩(Laobosa),我們可以在這個名字中辨認出阿里- 哈巴沙(al-Habasha)這個阿拉伯語的詞匯,這個詞表示非洲之角地區,法語中的阿比西尼亞這個名稱就來源于此。如果真的是這樣,確切地說,摩鄰國也許就是厄立特里亞和蘇丹的海邊低地。但這些僅是猜測而已,我們只能說這些猜測符合這個片段的描述。如果杜環想描寫今天被稱作埃塞俄比亞的地方,那么他提到基督徒和穆斯林的存在就不會讓人感到意外,因為他們在整個中世紀都生活在鄰近社區(參見第30章)。但是,我們無法進一步確認這些地方就是埃及或努比亞;或者是那時剛被穆斯林阿拉伯軍隊征服的全部或部分北非地區,那里直至12世紀還住著沒落的基督團體;或者可能是阿拉伯半島,在伊斯蘭教發展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基督徒、猶太教徒與穆斯林都共同生活在那里;或者是索特科拉島這座駐守在亞丁灣入口的阿拉伯海島嶼。   杜環敘述的片段也許是中國直接認識非洲的最早證據。   從唐代(618-907)到元代(1260-1368),中國資料中出現了很多關于非洲的間接信息,更確切地說,是關于非洲之角與印度洋非洲海岸的信息。我們可以從中總結出中國對非洲的認識,甚至還可以歸納出中國船隊令人難以置信的航行范圍,這些船隊被認為繞過了好望角,甚至可能到達了美洲。許多東非考古遺址中都出現了青瓷與白瓷的碎片以及中國的錢幣,但是,就此斷定中國商人會定期前往東非也過于武斷。因為從文獻中可辨別的國名的名稱構成形式來看,這些信息都是從阿拉伯和波斯的中間商那里獲得的,他們從8世紀起就在廣東有一個團體。所以,中國瓷器不是通過公海的小帆船上被運往東非海岸的,而是通過波斯灣或亞丁灣的穆斯林商人的桑布克(sanbûq*)船上被運過去的;關于非洲的信息沿著西南季風的方向,抵達中國。   中國似乎很晚才有與非洲被證實的直接聯系,直到明代(1368-1644)才發生。這是一次官方的聯系,且陣勢十分浩大。1405年-1433年,宦官鄭和,中國船隊的大將軍,一位穆斯林,向中南半島方向先后進行了七次遠洋航行,到達了印度尼西亞,甚至更遠的印度、波斯、阿拉伯以及非洲的印度洋沿岸。長期以來,我們一直相信這些遠征是和平的。但至少可以說,遠征本該是具有威懾力的--一個船隊少說也有一百多艘船,比15世紀末的葡萄牙大帆船大兩三倍,有的甚至大好幾倍,總共承載了兩萬到四萬人,其中大部分是軍人。正如研究專家所說,遠征的目的也許是"為后宮妃嬪采購",采購香料與油膏的原料、異國動物的羽毛和皮毛、動物的角和珍貴木材。毫無疑問,遠征的目的還在于記錄這些奢侈品的來源和供應渠道,這些已進入中國市場幾個世紀的奢侈品可能會一下子倍受青睞。最后,遠征的目的還在于獲得當地君主對中國皇帝臣服的表示,尤其是派遣使臣,進貢禮物等,不管君主們是否心甘情愿。   鄭和曾兩次到達非洲,一次是在1417年到1419年(第五次航行), 另一次是在1421年到1422年(第六次航行)。更確切地說,他到達了竹步(Dju-bo),這是一個未知的地方,也許位于現索馬里朱巴河(Juba)河口;到達了木骨都束(Mu-ku-tushu),即現在的摩加迪沙,以及卜喇哇(Pu-la-wa),即現在的布拉瓦,這兩個地方位于索馬里;也許還到達了肯尼亞的馬林迪(Malindi)。不幸的是,遠征的官方報告也失傳了,在1480年軍隊與宦官的黨派斗爭中被毀。不過,侍奉鄭和的人留下了幾段個人敘述。還保留了一張長地圖,其中描繪了所經地區的沿海地帶。這幅地圖要歸功于遠征中的穆斯林翻譯官馬歡。另外,明代編年史提及了一些相關內容。而且,鄭和為了答謝上天恩澤,親自在兩座媽祖廟的石頭上刻下了舉世矚目的碑文。媽祖是"天庭的夫人",海洋的保護神。這兩座廟位于揚子江口,是遠征的出發點。 

下一篇:帕特里克·J.格里:《中世紀早期的語言與權力》上一篇: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河北时时直选